选一个角度解读中华传统文化 ——写在《铅华黛

2018-08-08 作者:admin   |   浏览(133)

  原标题:选一个角度,解读中华传统文化 ——写在《铅华黛色——华雅斋藏闺秀书画集》出版之际

  由古至今,在中国的绘画史中,关于女性绘画的记载与留存非常稀少。特别是在古代,只有在非常专业的书籍中,才略记载,但也是简单而重复,且以明清时期居多。到今天,女性绘画才正式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。

  中国的画坛一直以男性绘画为主导,这与女性在封建时期的社会地位有关。即使如此,我国绘画史中依然有女性画家闪耀着夺目的光彩,她们虽然身处不同社会阶层,有着不同的出身和命运,但皆具备高超的艺术造诣和精湛的书画技艺,留下的件件珍品在中国绘画史中熠熠生辉。

  《铅华黛色——华雅斋藏闺秀书画集》是华雅斋迄今30多年所收藏的书画作品中,一个别具特色的藏品专题。其中收录了中国古代和近现代202名女性书画家、诗人的书画作品262件/套,以绘画作品居多,形式有中堂、立轴、册页、条屏、镜片、手卷、成扇、扇面等,题材以花鸟、山水、人物为主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些作品不仅展示了女性书画家的艺术才华,还对她们的个人生平、家庭出身、时代背景等进行了搜集、挖掘和整理,几乎每一位女性书画家都有一段不平凡的经历,图文互渗,有助于读者更深入全面地了解作者生活和她们的作品。

  在这些才华横溢的女性书画家中,有出身于极负盛名的文化世家的恽冰、恽如娥、恽怀英,她们均为恽南田的孙辈。恽南田因开创了笔法秀逸、设色明净、格调清雅的“没骨法”而成为一代宗师,在画坛影响深远。恽冰、恽如娥和恽怀英都承袭家法,成为了“没骨法”的传承者及发扬者,是恽南田孙辈中最杰出的三位女画家。

  女书画家吴芝瑛,既是一位名媛才女又是具有侠义之气的爱国志士。1907年女侠秋瑾遇害后,吴芝瑛不顾个人安危,写下《秋女士传》,并为秋瑾收殓营葬于杭州西泠桥畔,亲书墓表,勒石树碑,因此险遭清廷迫害。吴芝瑛还秉承先父“恤民兴学”的遗志,将其父原籍值银万两之田地、房产悉数捐出,于安徽创立鞠隐小学堂,并筹款赈济苏皖灾民。为了帮助落入风尘的才女李苹香,吴芝瑛不惜变卖自己的首饰和家中珍藏的董其昌手书《史记》真迹,重金赎出李苹香,其舍己救人的侠义精神令人敬仰。

  与吴芝瑛同为爱国志士的孙云,其兄孙洪伊为清末著名宪政运动领袖,其夫罗朝汉为中国早期通讯事业奠基人。甲午之战,北洋水师惨败,孙云大恸,写出《闻台湾失守有感》。1920年直皖战起,目睹黎民涂炭,她提笔作诗:“上公执政国会散,将军兵进芦沟岸;长辛店里烟烽急,边防军至旌旗变。”寥寥数语,尽显忧国忧民之情。孙云、罗朝汉均工绘画写生,夫唱妇随,诗画联璧,伉俪情深。

  中国第一份妇女报《女学报》的主笔、梁启超之妻李蕙仙,不但是琴棋书画兼擅的才女,也是主张妇女解放并投身于妇女运动的倡导者、参与者。1891年李蕙仙出生于官宦之家,23岁的她慧眼识英才,不爱金钱爱文章,与19岁的梁启超喜结连理。婚后,她与梁启超并肩奋斗,助梁启超施展才华,替梁启超抄录文章,做梁启超文章的第一位读者。必威体育官方网站。李蕙仙与丈夫一起,经历了清末民初政坛、文坛的惊涛骇浪,始终恩爱如初,在学界传为佳话。

  宋美龄为中国的抗战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。她多才多艺,兴趣广泛,除了具有政治、外交才能,还涉足音乐、外语、宗教、体育、美术等多个领域,而画画是她最喜欢的。宋美龄在绘画方面颇具造诣,主要以国画为主,学习时间不长便卓然有成。外界一度认为其画作为其师郑曼青代笔,为了消除这一误解,她邀请画家友人到家中做客,并在郑曼青的提议下从容作画,从此再没有人怀疑她画作的真伪。宋美龄的山水画构图妥帖,用笔精到,清逸处有灵气,沉厚处韵苍润,古趣盎然。

  冯文风、李秋君、陈小翠、顾飞、杨雪玖、顾青瑶、吴青霞等女书画家,曾经发起成立中国第一个女性艺术团体——中国女子书画会,会员发展至200余人,在上世纪30年代可谓名震四方。可以说,中国女子书画会是中国美术社团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。这些兴趣相投、各怀绝技的女性书画家,不仅在上海和国内各地举办画展,甚至还把展览办到了国外。她们通过举办个展联展,相互切磋画艺、资助贫困儿童、支援抗战前方,表现出女艺术家的社会责任感及爱国情怀。

  宫廷女性的书画作品,历来罕见。出身名门的末代皇妃额尔德特·文绣,系溥仪之妻。文绣身世曲折而充满传奇色彩:她曾被逐出宫而殉情未果,登报公开与溥仪离婚,成为当时天字第一号新闻。文绣反对溥仪投靠日本人,坚辞日伪的威逼利诱,大节不污。同样家世显赫的唐怡莹,是爱新觉罗·溥杰的第一任妻子。光绪帝的瑾妃和珍妃,本是唐怡莹的姑母。唐怡莹曾上书坚决反对伪满洲国建立,失败后与溥仪断绝关系。在皇权时代,女性完全是宫廷的附属品,唐怡莹能够如此大义凛然,其骨气值得称赞。

  御用画家缪嘉蕙深得慈禧太后钟爱,在其身边陪伴了19载。慈禧晚年怡情翰墨,乐于将所作字画赏赐大臣。由于求字画者众多,便想召女画家进宫为其代笔。1889年,慈禧下诏从各省选送女画家入宫。当时缪嘉蕙因丈夫早逝,靠鬻画育子,她的绘画在四川已较有名气。四川督抚认为她是合适人选,将其引荐进京,经层层选拔,最后由慈禧亲自面试方被认可。她在宫中日日勤奋绘画,除为慈禧代笔,还教授绘画。她的作品笔墨清新、设色典雅、形神毕肖,尤以花鸟工笔为佳。她也工小楷,字迹秀拔刚健,超凡脱俗。

  无论是古代还是近现代,教坊青楼都不乏琴棋书画造诣非凡的女子。“秦淮八艳”留名青史,其中顾横波算是最显赫的一位。她自幼长在风月场,琴棋书画无不精通,尤擅诗词与绘画。后来她嫁给慕其已久的当朝进士龚鼎孳,改名换姓为“徐善持”。崇祯十七年,李自成攻下京城,明朝灭亡。龚鼎孳随波逐流,仕途亨通,最后做到清廷的礼部尚书。顾横波曾劝丈夫忠君守节,以死殉国,龚鼎孳却不舍自己前途和家庭。对丈夫选择的路,顾横波无法多做干涉,只能寄情书画,创造了从青楼女子到一品诰命夫人的人生传奇。

  自古精于金石篆刻的女性极少,而民国的一位女子有着“第一女印人”之称,曾为主席篆刻过几方印章,她就是谈月色。她身世不幸,尚为弱龄便被送去檀度庵,后出家为尼。虽身世坎坷,她却天资聪颖,跟师父习诗词歌赋和书画技艺,逐渐展现出不凡的天赋。民国初年,谈月色与蔡哲夫相识,两人所嗜相同,互引为同道知己,之后她毅然还俗,两人结为夫妻。蔡哲夫是有名的金石专家,月色的墨拓之技就来自他,经他教授后印技大增。抗战期间,南京、广州失守,月色悲痛刻印记下“丁丑十一月七日当涂罹难戊寅八月二十八日广州家破”。国殇家难,蔡哲夫拒绝到汪伪政府任职,他们甘守清贫,靠鬻画治印度日。谈月色晚年以艺苑耆英受尊重,被选为全国妇女代表大会代表等。

  其实,上述才女英杰之外,还有当过广东省立女子师范和私立女子师范学校、上海博文女子学校等校校长的张光、赵淑嘉、冯文凤、杨雪玖、张纫诗、吕美荪;负笈游学多国的吴青霞、金章;多才多艺,精通诗词、医理、剑术等学科的吴规臣;文献学家、诗人、女博学家、画家冼玉清;齐白石义女、表演艺术家、画家新凤霞;中国第一位动画片女导演唐澄;女演员蒋天流,诗人王友媚等等。她们如繁星一样光芒璀璨,以丰富多彩的人生和瑰丽多姿的书画艺术,充分展现了中国女性才华横溢、独立自主、自强不息、不断创新的崇高精神和艺术追求。

  《铅华黛色——华雅斋藏闺秀书画集》收录的所有女性书画家作品,皆从国内外拍卖收藏而来。一个朴素的出发点,就是展示中华女性书画家的才华,让更多的人在经济高速发展、生活节奏加快的今天,能够感受到中华传统艺术、文化之美,感受中华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。(作者为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、华雅斋主人)

  顾横波(1619-1664),原名顾媚,又名眉,字眉生,别字后生,号横波,应天府上元县(今江苏省南京)人。工诗善画,善音律,尤擅画兰,能出己意,所画丛兰笔墨飘洒秀逸。与马湘兰、卞玉京、李香君、董小宛、寇白门、柳如是、陈圆圆同称“秦淮八艳”(明末清初江南地区南京秦淮河畔的八位才艺名妓)。

  顾横波代表作有诗词《海月楼夜坐》《花深深·闺坐》《虞美人·答远山夫人寄梦》《千秋岁·送远山夫人南归》等,收入《柳花阁集》。画作有《兰花图》扇面、《九畹图》卷、《丛兰合卷》(与范珏合著)、《墨笔兰花》等。

  丈夫龚鼎孳,字孝升,因出生时庭院中紫芝正开,故号芝麓,谥端毅。安徽合肥人。与吴伟业、钱谦益并称为“江左三大家”。崇祯七年(1634年)中进士,龚鼎孳在兵科任职,前后弹劾周延儒、陈演、王应熊、陈新甲、吕大器等权臣。龚鼎孳在明亡后,可以用“闯来则降闯,满来则降满”形容。气节沦丧,至于极点。风流放荡,不拘男女。在父亲去世奔丧之时尤放浪形骸,夜夜狂欢。死后百年,被清朝划为贰臣之列。著有《定山堂文集》《定山堂诗集》和《诗余》,后人另辑有《龚端毅公奏疏》《龚端毅公手札》《龚端毅公集》等。

  吴淑娟(1853-1930),清末著名女画家,字杏芬,晚号杏芬老人,斋号“吟华阁”,安徽歙县昌溪人。幼秉家学,山水、花卉,颇负时誉。出于恽南田写生派,佛像师冬心,尤有古拙之趣。吴淑娟性喜游历,探胜觅奇,即景为画,其作画技法娴熟,画风老辣,少一般女性作画的柔弱之风,出身大家的李祖韩和李秋君兄妹曾师从她学画,是上海民国女性画家中资格最老、地位最高的一位。主要作品有《吟华阁画稿》《十八省名胜及西湖、黄山各图》等。

  父亲吴鸿勋,号子嘉、心兰、小竹、鹤峰、紫袈道人、知非翁,举人,曾为曾国藩幕僚,工花鸟、山水,尤工画兰竹。吴淑娟自幼随父习画,同治年间随父寓居上海,开始定润卖画。她性慈善,赈济灾黎,作画润资悉数捐付义赈协会。

  丈夫唐光照,本名唐昆华,字光照,安徽黟县人,系盐商子弟,曾任江宁(江苏)知府,亦擅画。两人成婚后,常一起写诗作画,家庭环境的优越使得吴淑娟得以潜心作画,加之夫家藏书画宏富,使其得以精心研摹,深谙名家之笔法。

  李秋君(1899-1973),名祖云,字秋君,以字行,斋名欧湘馆,别署欧湘馆主,浙江镇海小港港口李家人。上海市人民代表,上海中国画院画师,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中国民主同盟盟员。

  1927年李秋君与张辰伯、江小鹣、潘玉良等在沪创办艺苑。1929年加入蜜蜂画社,后任中国画会理事。1933年曾在上海合创中国女子书画会任主任。1937年间随何香凝做抗日后援工作,因支援抗战有功,朱德总司令曾发其奖状。1962年,当选为上海市人民代表。

  李秋君初随长兄习书作画,后师从女画家吴淑娟。通过其父李茂昌与张大千相识,成为张大千一生的红颜知己。但当时因为张大千已有家室,不忍委屈李秋君为妾,使一代才女受辱,故以妹相称。李秋君得张指点,画技大进,1973年,李秋君去世时,张大千正在香港举办画展。当听到最爱的人仙去的消息时,张大千面朝李秋君居住的方向,长跪不起,几日几夜不能进食。李秋君终生未婚,与丹青做伴。

  顾韶,生活于清道光、咸丰年间,字螺峰,号螺峰女史、武林女史,斋号“竹梧轩”,杭州人,顾洛女。顾韶幼承父训,画得一手好花卉,人物也画得精妙,尤妙婴戏图。据说顾韶擅画玫瑰,甚至能招来蝴蝶。

  父亲顾洛(1763-1837),字西梅,号禹门,擅书画,画工人物、山水,人物古雅,山水苍润,花卉、翎毛亦见生动。仕女工致妍丽,尤为著名。生平作画未尝重稿,亦未授一弟子。传世作品有《仿元人仕女图》《抚琴图》《美人春愁图》等。

  陈佩秋,1922年生,字健碧,室名秋兰室、高华阁、截玉轩,河南南阳人。擅长中国画。国立艺术专科学校毕业。系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兼职教授、上海中国画院画师,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。

  陈佩秋早年曾以山水为起点,上世纪50年代后专攻花鸟,画风浓丽秀美,格调委婉含蓄;90年代探索细笔青绿山水,吸收西画光、色的表现技巧,别开生面。她晚年的青绿山水大多用彩墨写成,开创了彩墨结合的中国画新风。1956年工笔作品《天目山杜鹃》参加上海青年美展并获一等奖,参加全国青年美展获二等奖;《水佩风裳》入选第三届全国美展;1984年《红满枝头》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展并获铜奖。

  其丈夫谢稚柳是中国近代著名书画家、书画鉴定家。谢稚柳的绘画在近现代画坛独树一帜,具有鲜明的代表性。其艺术追求代表了近现代画坛重现宋元乃至晋唐绘画辉煌的思潮。谢稚柳与陈佩秋不仅是人生伴侣更是艺术知己,他们的艺术既面貌迥异又互有关联,既源于各自的天赋与努力,也是彼此激励启发的结果。

  袁谭淑(1899-1981),号玉润楼主人,湖南茶陵人。幼承家学,雅擅诗词,长列艺林,尤工书画。书法家谭延闿之长女,嫁大清两广总督袁海观之子,冠夫姓。与陆小曼、周炼霞、鲍亚晖、庞左玉、屈贞、顾青瑶、孙侔鹤善。入台后任教于台湾师范大学中文系。1957年曾出版《人物志·流业篇》楷书范本。高雄市立美术馆有典藏其作品。

  其父谭延闿(1880-1930),字组庵,号无畏、切斋,湖南茶陵人。与陈三立、谭嗣同并称“湖湘三公子”;与陈三立、徐仁铸、陶菊存并称“维新四公子”。生于浙江杭州,民国时期著名政治家、书法家、组庵湘菜创始人。

  谭延闿曾经任两广督军,三次出任湖南督军、省长兼湘军总司令,授上将军衔,陆军大元帅。曾任南京国民政府主席、行政院院长。1930年9月22日,病逝于南京。去世后,民国政府为其举行国葬。谭延闿有“近代颜书大家”之称,著述有《组庵诗集》等,且精于美食。蒋介石和宋美龄结婚,谭延闿为介绍人。

  侯碧漪(1900-2005),号双湖女史,江苏无锡人。擅花鸟,大风堂门人。早年毕业于无锡文艺专科学校,曾任无锡竞志女校首教。新中国成立初期,上海筹建中国画院,她与庞左玉、李秋君、陈小翠、周炼霞、吴青霞、陆小曼、陈佩秋、张光等人成为该画院的第一代女画师。作品颇有“大风堂”风范,被称为“三百年来闺阁中少有的手笔”。

  侯碧漪出身名门,为叶唐之曾孙女。受家庭熏陶,自幼喜绘丹青,擅长诗文书画,曾师从吴观岱、孙寒游,后得张大千、王师子指授,诗文书画,因之大进,花鸟取法徐黄,下逮新罗,人物仕女力摹晋唐。书法取经诸黄兼隶,间作小楷,亦冲穆秀逸。作为张大千的弟子,他们师生间的情谊笃厚,留下很多佳话。落有张大千与侯碧漪合款作品幅幅都是高价。

  侯碧漪的丈夫费保彦(1890-1980),又名子彬、四桥,江苏武进人,曾任黑龙江省财政厅厅长、国民政府外交部顾问等职。费保彦是清御医、常州费伯雄的侄子。丈夫走得早,侯碧漪活到105岁,一个人独自生活20年,虽然十分坚强,但内心的悲戚,无人了解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